故事六:产品的选材闲事


  我们知道中医讲究以人为本。中医尽管是治病的,但它治的是人不是病,中医治疗病人着眼于调理人的阴阳、内外平衡。吕教授告诉我们,中医讲究平衡,身体某一机能出现问题,是失去了某个平衡,而在中医调理下,让它重新保持平衡也是可以的。
  吕晔喜欢研究中医古籍,他说古人能成书并流转下来的,极少妄语。
  自从决心研究女性卵巢保健这个方向之后,吕晔遍寻医书,逐章逐句来寻找医书中的依据。但由于中医学把更年期问题理解为“肾气衰弱”,而未能意识到它的主要原因是卵巢衰老,所以中医药的解决方法也大多局限于肾阳虚和肾阴虚的对症下药,尽管有些中药对某些症状确有较好的疗效,但由于未能有针对地作用于卵巢,所以难以做到改善所有症状。有些中成药因为处方庞大,药味太多,长期服用会导致其他副作用。
  到底哪一种配方可以有针对卵巢的疗效又没有其他副作用的弊端呢?在《百草汇言》篇里,吕晔看到这么一段话“枸杞能使气可充,血可补,阳可生,阴可长,火可降,风湿可去,有十全之妙用焉。”
  吕晔看到这段话就开始琢磨了,书中说枸杞有十全妙用,并且这十全妙用里大多是相反的,比如生阳的同时长阴,降火的同时去风湿,既可充气又能补血,那为什么不被医家开处方的时候普遍采用呢?
  吕晔这一琢磨,可就琢磨来劲了。一般人看到这句话大抵会以为古书吹牛,而在吕晔看来所谓“妙”,其实是指用的巧、用的妙,用在点子上,在特定情况下才能体现这味药材的十全之用。而妇女更年期的症状则正好与之相合。有些更年期妇女阳亢,而有些是阴虚,表里不一。假如用的好,既能生阳也能补阴岂不更妙。
  吕晔根据中医理论,精心挑选了一些民间沿用了千年的天然植物药材,如枸杞、红花等,配制成方。并拿去做成份分析和实验。最终测试证明,这个配方是满意的。